f5f6348ba9f5fdb0bec58365854d421b.jpg

If you know, and I know 如果你知曉,我便瞭得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mystery 佇立在神祕的邊界上

If you jump, and I jump 如果你縱身一躍,我便往下跳進

That's the only way to set us free fall 這是唯一能讓我們放縱自由的方式

Jumping until we free fall 縱身一躍直到我們隨意墜落

— Chirstopher _ Free Fall部分歌詞

 

 

 

 

李泰容自殺事件被經紀公司擋下。

醫院單人病房內的李泰容想起那天鄭在玹說的每句話就雙手握拳直到手指發白

那個小子總是喜歡嘲諷他,甚至讓他在粉絲面前出糗而不出手相救

當你談論那個人時,很奇怪的那個人就會活生生出現在你面前

就在這個時候鄭在玹露出詭異腹黑笑容望著他

 

 

 

 

「想要用自殺來博取粉絲同情,是嗎?」

 

鄭在玹粗暴的以手指頂起他下巴,語氣相當狠毒的對他說著。

 

「放開我…… 仍是虛弱的李泰容瞪著他

「李泰容,你這個人就是愛裝什麼都懂的樣子」

 

想到練習生時期被李泰容超越的日子。

鄭在玹內心就感到異常憤怒,公司就是只看中李泰容的顏值

不管李泰容實力如何就是只要李泰容當團體的ACE,其他人都不要

而他就只是那個候補名單當中的一人

 

「你越是反抗我,我越是想要讓你掉到懸崖底下。」

 

對他來說,將李泰容徹底擊潰就是他進NCT的最終目的

自以為什麼都懂的傢伙在他眼中根本就是傲慢目中無人,不食人間煙火

他光是想像李泰容哭著求饒的模樣就不由自主的壞笑

 

 

 

 

「鄭在玹你這個鬼畜……

 

李泰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那句話。

在眾人面前一副善良帥氣又溫柔的鄭在玹實質上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真是可惜,我沒能見到你飲恨死去的模樣。」

「惡魔!」 李泰容隱忍淚水,激動不已的大聲吼叫

「你手腕上的傷痕遠遠不及你間接扼殺掉過去的我……

 

 

 

 

鄭在玹大力鬆開掐住李泰容下巴的大手,咬牙切齒的怒視

他裝作若無其事走出病房時,中本悠太立馬上前給了他一記右鉤拳

一旁的徐煐淏卻不打算上前制止,冷言看著鄭在玹被中本悠太當面修理

 

「瘋子,你以為NCT是靠你一個人紅的嗎?」

 

中本悠太被經紀人制止的同時,因憤怒而大吼的聲音傳遍整棟醫療大樓

他真是看不下去!鄭在玹這個空降部隊憑什麼評論李泰容?

 

「當初差點落選進NCT的你,是誰跟公司求情你才能出道的?」

「是李泰容!那個被你討厭還處處為你說話為你著想的白痴李泰容!」

 

趁經紀人鬆懈時,中本悠太又上前給了鄭在玹好幾拳。

鄭在玹不屑的用手指抹去沾有血漬的嘴角,非常沒有禮貌的回擊中本悠太

這些人都只想到李泰容的感受,完完全全不懂他是怎麼被打壓的

 

「我可不記得自己要他替我求情,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

「還有,我本就不打算將NCT所有人當成兄弟當成家人,請你們搞清楚!」

「中本悠太……別忘了你也是共犯之一。」

 

 

 

 

他不甩其他在場的NCT成員就自顧自地轉身離去。

不敢得罪鄭在玹的經紀人也只能站在原地目送他走出這棟醫療大樓

 

「悠太。你太衝動了!」

 

原本不發一語的徐煐淏拉住中本悠太的手臂,在他耳邊輕聲說著

 

「要不然怎麼趁機修理那小子?」 中本悠太露出像是偷魚小貓的微笑

「不過,做得好。只是下次記得打個暗號別衝動!」

「太過分也不好,我們就適可而止就好……

 

徐煐淏內心多多少少擔心剛剛中本悠太跟鄭在玹發生爭執的事會變新聞頭條

新聞媒體總是喜歡拿他們偶像團體之間的感情來大做文章

外界認定和善氣氛出名的他們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有鄭在玹就沒有和平……

 

 

 

 

待在舞蹈排練室的鄭在玹恨不得殺死李泰容跟中本悠太。

還有老是站在一旁冷眼看著自己的徐煐淏,這三人全都是傷害他的犯人

主嫌李泰容跟兩名共犯,分別是中本悠太與徐煐昊

曾經的他是有多崇拜李泰容多欣賞著李泰容的才華與顏值

練習生時期的他們有多長黏在一起多長一起切磋舞技,有好多與李泰容的曾經

卻因為中本悠太的出現讓所有事都變了調……

 

 

 

 

「在玹,這次又是誰惹上你了?」

 

董思成露出不明所以的微笑,坐到鄭在玹旁邊地板空位試探性地詢問

 

「中本悠太,你家那個多管閒事的傢伙。」 他難掩怒意

「哈哈,鄭在玹你是看粉絲創作文看太多嗎?那人什麼時候是我家的?」

 

兩人不禁哈哈大笑著。

中本悠太可是董思成最不想要親近的人,也是最討厭的那個人

要不是公司執意將他們兩人配成官方CP讓那些腐女飯的幻想實體化

誰還會想要跟那傢伙親近?

 

「也是,你跟我都是相同的。」

 

 

 

 

董思成跟鄭在玹都有共同敵人,那就是中本悠太。

而鄭在玹內心真正想要修理的人是冷落他卻不跟自己解釋原因的李泰容

那傢伙似乎不知道誤會要是不親自解開是不會自動解開的

越逃避越會把事情給徹底搞砸徹底黑化

真是愚蠢至極……

 

 

 

 

文章擁有者_YAMAZAKI

如需轉載請再下方留言處告知

文章裡所有人事時地物全與現實無關,請勿過於認真

* 此篇文章的共同創作者為_YAMAZAKI & 曉天. *

tumblr_p3fbaefqXo1vmcizbo8_128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 Quiet 的頭像
Be Quiet

Be Quiet

Be Qui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